石家莊二中70周年校慶專欄 石家莊二中南校區 石家莊二中西校區 石門校區 潤德校區 石家莊二中第一實驗小學 石家莊二中校友錄 石家莊二中心欣家園 防范非法集資
石家莊二中 微博
學生作品 | 軍訓那些事兒
發布時間:2018-10-17 10:54:56 點擊次數:1368

家長說:

潘幸泉這篇萬字軍訓日記,完美記錄了一個初中生經過十天軍訓生活,融入班級,融入學校,汲取二中教育理念,脫胎換骨為一名高中生的心路歷程。為我們石家莊二中的成功軍訓點贊!

作者簡介:


再見,昨天

“那個。”

電話對面,我初中最好的朋友聲音突然有些低沉。

“怎么了?”

上一秒我倆還在說說笑笑,此刻氣氛一下子壓抑起來,我感到莫名其妙,一絲隱隱的不安突然籠上心頭。

“我要掛電話了。最后和你說聲再見,三年后見。在此期間,我不回來了。”

我心里猛地一揪。電話對面寂靜了許久,她早就把電話掛斷了。手機黑屏,我緊皺的眉頭清晰地映照在屏幕上。我試著松了松擰成疙瘩的眉頭,但這兩條眉毛總不自覺地攪緊,暴露出我的憂郁。

我想起她濃黑的眉毛。初一時,我曾戲笑過她這樣的眉毛,長大后化妝可以不用眉筆,她嗔怪著我,說有這樣眉毛的人都重情義。

初中畢業了,高中生活即將到來。我們考進了不同的高中,將要朝著各自的人生方向大步前行。

她三年都不會再和我說話了。

我的鼻頭酸澀起來,心情壓抑,卻掉不出一滴眼淚。我的腦海里擠進了走馬燈似的種種過去的、不可思議的、精彩繽紛的回憶,如疊印在鉆石堆上閃閃發著光,刺痛我的雙眼。我突然想起初一軍訓時,抬頭望去,天上嵌著白玫瑰般層層疊疊的厚重白云,其間還有一個熾熱灼目的烈日;憶到初二的藝術節,我們劇社精彩的演出,贏得臺下如雷貫耳的掌聲;追往到過于充實忙碌的初三生活,那段日子每一天都模糊不清,每一天的細節卻都印在我們的腦海中揮之不去。對未來生活的恐懼和空虛驟然填滿了我胸腔。高中生活,我真的還能找到和她一樣可以共享心事、說笑打鬧的好友嗎?我真的還能找到那群相互鼓勵、一同玩鬧的同學嗎?

QQ里剩下的同學不多,大部分都已經去軍訓了。他們的空間動態更新停止到了某一天,在那一天他們認識了新的同學,并將踏上新的征程。

會忘了我們嗎?我黯然神傷。

第二天下午,我和我的新同學們艱難地把軍訓用的行李搬上公交車,幾十個學生和成堆的行李滿滿當當地擠在了車廂里。窗外的家長們大呼小叫地往車窗里望著,也只是擺擺手相視無言,想說什么卻也無話可說。車身搖搖晃晃,幾十個人的嘈雜聲音堆積起來,窗外猛烈的陽光劈頭蓋臉地蒙在我的身上,我感覺身上汗津津的。我深吸一口污濁的空氣,內心平靜下來,想著如何克服社交的恐懼,盡快去找到可以談笑風生、友好相處的好朋友。但揮之不去的總是我那幫傻樂呵的初中同學,想到他們,我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揚起來。

下午過得很是倉促,和還未知曉姓名的新同學簡單聊了三言兩語,沉默的尷尬籠罩著我的心頭。我不禁又想念起那群根本不用恭恭敬敬說話,互損又不會惹對方生氣的初中同學了。

這所高中是我從小學起就夢寐以求的重點高中,我曾在初三畢業前就設想過如何和新同學打交道,如何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如何去向我的夢想一步步邁進……我經常躺在床上思來想去這樣的情景,被中考壓迫著的腦細胞活躍起來,對高中新生活抱有無限的熱情。但此時我站在這里,周圍都是全市最優秀的同學,我卻突然在人群中不知所措起來。看著旁邊有些同學已經說笑起來了,我不甘地思索著:我到底什么時候才能真正融入這個集體呢?

第二天早上五點零五,宿舍里準時起床。匆匆忙忙洗漱了一番,我們把帽子扣在頭上,下樓準備第一次跑操。

一到樓下我就犯起暈來,個個都是陌生的面龐,對于我這種“臉盲”來說,找到我們班可真不是一件容易事情。在那一片小圈子兜兜轉轉好幾圈,鼓足勇氣問起一個同學我們班的位置,這才終于站到我們班的隊列里。

夏日的清晨,攜帶著薄荷般清涼的微風細細地撫過臉頰,散發著昨日雨滴翻出的泥土的清新香氣。蟋蟀清晰的鳴聲在潤朗的空氣中傳播開來,偶有麻雀掠過頭頂帽檐,劃破一線驚呼。

跑操的音樂太耳熟了,那正是我們初中時每天都能響徹整個操場的音樂。那段時間一下課,就聽見窗外開始播放這段聒噪又令人心生厭惡的音樂。初三時是最最忍受不了這段音樂的時期,那意味著精神和體力的雙重折磨。我一邊想著如何假裝摔倒裝得像一點,一邊又舍不得去放棄,告訴自己還能堅持……所有人都在拼搏,所有人都和我一樣很累,腿疼到抬不起來,大冬天的他們臉上的汗水已經淌了下來,我有什么理由不堅持下去呢?熬過這一年,體育中考后,初二代替初三跑操,初三集體下樓去鼓掌,掌聲從未間斷,對學弟學妹們抱以友好的“幸災樂禍”,給予他們接下來初三生活的最大鼓勵。

真是格外想再來一次初三強度的跑操啊……這個高中的操場比我們初中的要更大更新更漂亮,但我仍然還在留戀著那個承載著我們艱苦甚至痛苦的回憶的小破操場,跑一圈回來滿鞋子都沾滿了綠油油的假草。可那段時間確實如老師所說,是最值得懷念的。可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中考完,我們連畢業典禮都未來得及開,大家填報好了志愿就各奔東西了。和好朋友在校門口離別,沒有一點傷感,似乎只是要度個周末,下周還能一起在學校嬉笑,在操場踏上滿鞋子的假草;但當她在電話里點醒了我,我們三年都見不了面了,我才開始遺憾傷感起來——時間溜得真的過快了。

這一天的訓練比較輕松,大家漸漸熟悉了身邊的同學。盡管如此,我還是對我的初中生活念念不忘,站軍姿,眼睛盯著一個地方發呆,就用那些充實快樂的記憶填滿這段空虛的時間,身體也不覺得太累了。

也許忙碌起來的時候,我才會逐漸從“初三畢業生”的意識過渡到“高一新生”去,也許認識了更多的新朋友,我才會暫時放下對初中生活的留戀,放心大膽地走向未來未知的高中生活。站著軍姿,我這樣發著呆,渾渾噩噩度過了第一天。

和蟲子斗智斗勇

軍訓生活中最困擾我們的問題,不是宿舍的熱水偶爾斷斷續續,不是教官罰我們俯臥撐時神奇的計數方法,不是每天起個大早睡眼惺忪地跑操,不是訓練時頂著的無比熱情的太陽,而是清爽的夜里,操場上肆無忌憚自由穿梭飛翔跳躍的蟲子們。

一天的訓練接近尾聲,天空似乎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徐徐暗淡了下去,操場上四處的燈光又亮了起來。這時,在燈光照射下,大量的小飛蟲在我們的視野中飛來竄去,橫沖直撞。大部分女孩子是很受不了這種幼小卻怪異的生物的,每當這時,總會時時刻刻瞄著腳下,判斷會不會有威脅自己“安全”的小生命。

晚上八點半到九點半,學校開文化講座,兩千號學生在操場上席地而坐,借著燈光捧著書。夜里清涼舒適的晚風輕覆在面頰上,我們認真地聆聽著學校成立70年來的悠悠歷史和獨特的文化底蘊,不禁為能有幸來到這所高中而感到自豪和驕傲。大家聽得正入神,旁邊的一位女生突然拼命向我這邊擠來。我感到詫異,露出驚訝的神色望向她。只見她一臉驚恐地用手指了指她旁邊一位男生的肩膀,示意我向那里看。我定睛一看,兀地被嚇了一大跳——一只巴掌大的綠色的螳螂正伏在那位男生的肩膀上,在他的背上緩緩游走。那個男生不動聲色,似乎并沒有感覺到自己身上多了個不速之客,正把他當做休憩的大樹。

旁邊有個女生被我們的動靜打擾到了,抬頭,順著我們的視線看去,也被嚇得臉煞白,一邊心不在焉地聽著課,一邊眼神直往那只螳螂身上瞅。

那只螳螂安靜了下來,趴在那個男生的胳膊上不動了,看樣子像是悠哉悠哉呼呼睡起了覺。他后面的男生用筆戳了戳他的后背,臉上止不住笑意,提醒他——他還“肩負”著一只小生命。那個男生十分淡定地點了點頭,依然不動聲色,專心致志地聽著課。

過了許久,螳螂和那個男生都沒有再動彈,我們也就稍稍放松了些警惕,但目光還是不住地向那里瞟去,生怕它突然跳起來撲到自己身上。

老師講到了動情處,全體學生都鼓起了掌,這位“肩負”生命的男生也不例外——后果可想而知,那螳螂一驚,在女生們嘹亮的驚呼聲中猛地竄起來,這下女生一下子騷動起來,拼命往和它運動軌跡相反的地方挪去。不過一會兒,它不知鉆進了哪里,我們找不到它了,但清清楚楚地看見它的確還在我們這一片方隊里沒有遠去,這更加劇了我們的恐懼情緒。女生們左搖右晃,伸長脖子找著那只該死的螳螂。突然,坐在我前面的女生急速地向后退來,我這才看見那只螳螂就在她前方一位女生的膝蓋上。那女生背對著我們,從容地翻著書,似乎無視這只螳螂的存在。但這只螳螂似乎覺得這里還是不夠舒服,在她身上爬了一陣子,再一次橫竄起身,牽出女生們抑制不住的驚呼聲。其他班的人被我們驚動,也發出窸窸窣窣討論的聲音,氣氛一下子躁動起來。

那螳螂估計還是覺得當初那個男生的肩膀更加厚實,待著更有安全感,就又原路返回到了他的肩膀上。那男生手疾眼快,波瀾不驚,伸手把肩膀上螳螂的雙腿夾住,就這樣控制住了它的行動。

女生們長舒一口氣,對這位男生投以崇拜感激的目光——

我們終于可以放心地去聽講座了!我們這樣想。

可還沒過多久,前排的女生又驚得幾欲跳起來,我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發生什么了?他把螳螂放了?”

“不是,是另一只!”

我看到那男生的手里依然緊緊捏著螳螂的雙腿沒有松手。

后來的講座我們再也沒有進入狀態,時時刻刻都在掛念著這只螳螂,還有潛伏在我們四周的其他小蟲。腦海里那首經典的琵琶曲《十面埋伏》單曲循環,刺激著我的神經,我甚至覺得快被這煩人的小蟲嚇到要神經衰弱了。

好不容易熬過了這一晚上,那位控制著螳螂的男生向教官打了報告,跑到遠點的地方把這只螳螂放走了。我們則一溜煙地跑回了宿舍,仿佛全然忘記了訓練一天的疲累。

多日的訓練,每天夜晚都在女生的驚呼中度過。練習踢正步時,一腳一個蟲子的事已經是家常便飯,除了放鞭炮似的不整齊的踏步聲,就是細微的蟲子被踩扁的清脆噼啪聲。教官無奈地告訴我們:螳螂是益蟲,蛐蛐也是益蟲,這兒沒有害蟲,你們那么怕干什么!不準踩了!

但過去還沒多久,就有女生大聲喊了報告,說被蜜蜂蟄到了,教官這才無話可說:“踩吧踩吧,踩得大點聲,那樣踢正步有氣勢。”

最要命的一晚是我至今難忘的。晚上訓練,站著軍姿,有人竟然開始犯困,教官一看,頓時玩心大起,趕著我們到了一片燈光下的小空地去。踏上那片空地,才發現這里到處都是蟲子,密度極大!幾個女生嚇得立馬縮了回去,又被教官呵斥著不得不到這片空地上訓練。這片空地上更是什么蟲子都有,螳螂、螞蚱、蛐蛐、螞蟻、蜘蛛……我們瞬間忘記了抱怨了好幾天的腰酸背疼腿抽筋,原地做起高抬腿來,希望能借此把想借機爬到我們身上的蟲子甩掉。男生們和教官幸災樂禍地看著這群女生吱呱亂叫著,好不快活!那位犯困的“罪魁禍首”此時竟還在迷迷瞪瞪地站著打瞌睡,絲毫不理會旁邊女生都要被嚇得靈魂脫殼的尖利嗓音。在這片空地上待了二十來分鐘,我們親愛的班主任大人才成功把我們解救出來。踏著這塊勉強比較安全的操場,我們仍然緊張兮兮地狠狠盯著地面,一刻不敢松弛,原本站軍姿站出來的睡意驟然全無,心理陰影面積倒是又大了一圈。

和蟲子斗智斗勇,真是我們軍訓生活中十分恐慌又精彩的一部分啊!

和教官的愛恨情仇

我們的張教官,在所有教官中年齡最小,芳齡十八,但據他自己說,軍齡卻是最長的。我們起初半信半疑,因為他的五官看上去似乎比十八歲要“滄桑”一些,但后來我們逐漸信服了他的說法,那天訓練,我們班搶先占到最好的一塊場地,其他班想借用這塊場地小練一小會兒,跟張教官申請,便被迫答應了他十分鐘150個俯臥撐的要求。

他畢竟只長我們兩三歲,玩心似乎跟我們一樣大。把我們集體帶到滿是蟲子的地方提神醒腦;把我們帶到總教官看不見的地方,他自己卻原地坐下休息;一口氣喊十幾個口號把我們整得團團轉;大把大把地撿操場上的橡膠粒和女生們互扔;講述他曾經野外求生時生吃蛇肉的嚇人經歷……我們之間竟然沒有丁點代溝,玩得無敵嗨。

因為年輕氣盛,我們之間也鬧過不少矛盾——甚至我敢說,全場三十來個班,我們和張教官之間有過的沖突是最大的。像好朋友間難免的摩擦一樣,大鬧一場大聲嚷嚷著絕交,過不了半天又和好如初,甚至較之前感情愈深——我們班就遇到了這樣的事,現在回想起來,格外值得懷念。

踢正步對我們來說是個難點。動作不標準、齊踢踢不齊、排面標不準、步速壓不下去……各種問題層出不窮,剛糾正了一個,就犯了下一個,糾正了下一個,剛才的錯誤又折回來了,一個上午幾乎沒什么進展,所有人都精疲力盡。

這對于經過多年嚴格訓練的張教官來說簡直不可理解。如此簡單的踢正步,為什么總做不對呢?他一遍又一遍耐下性子來示范,問我們明不明白,所有人響亮地回答明白,接著再踢一次,幾乎沒什么長進。

連續好幾次都是如此,張教官的臉色越來越差,最終沖著我們嚷了起來。

“占著最好的場地,踢成這副鬼樣子,我丟不起這人!要不別踢,要不好好踢,踢得這么爛,最后匯報表演你們班還踢個鬼!考那么高的分,你們又不笨,就是不動腦子!”

誰也不敢吱聲,心里暗自叫著憋屈。

“你們不是想休息嗎?現在坐下,放松坐,坐一上午吧,別練了。”

沒人敢動。

“坐!”

還是沒人動。

“腦子有坑嗎?我叫你們坐!”

我們這才陸陸續續在原地坐正了。

其他班還在訓練,喊口號的聲音震耳欲聾。太陽已經到了毒辣的時候,直曬著我們的后頸,我感到背部有大量的汗滴流下來,但是不敢動。

教官和班主任輪流數落著,道理雖然對,但大家不愿百分百接受,畢竟已竭盡全力。

坐了二十多分鐘,有電視臺的記者過來拍攝,我們才被解救出來。中途,總教官宣布全體休息時,那位記者小姐姐感嘆了一聲“這就是青春啊!”著實讓我們哭笑不得。

這只是故事的開端,更刺激的場景還在第二天。

第二天我們似乎依舊沒在狀態,張教官臉色格外難看。我們用余光瞄著他的臉,大氣不敢出一口。

我班的訓練場地在主席臺旁,總教官在主席臺上坐著,一抬頭就能直接看到我們。大家迎面款款地向總教官踢去,整齊劃一,效果斐然,得到了總教官的表揚。

張教官臉色看上去稍稍好了一點點,讓我們再走一遍。

可能剛才那遍的效果只是巧合,后來我們再也沒有踢得比那遍更好,甚至于越踢越爛。這下張教官徹底急眼了。

“男生分解動作:抱腹準備——一!”

男生哆里哆嗦地把左腳抬出去。

“你們就這樣抬到吃飯吧。誰落地了做俯臥撐,成倍做。”

離吃飯還有半小時,我不禁同情起男生的悲慘命運。

女生整體來說踢得要比男生標準,教官對男生總是恨鐵不成鋼,對女生則溫和很多,他命令女生自己喊口號,繼續踢正步。

來回一趟就是一百米,他命令我們往返踢,不要停。我們頂著烈日,男生奮力支撐著自己的腿,女生盡力標準著自己的每一個動作,所有人幾欲累垮。

總教官似乎看不下去了:“所有方隊注意,不要讓學生盲目地走,這樣不僅沒有效果,還會讓學生更加疲勞,更不利于訓練。”

話音落下和沒落沒有任何區別。畢竟我們教官軍齡全場最長,總教官的話也是愛聽不聽的。我們本以為他會暫且饒了我們,事實證明這想法太天真了。后來的女生方隊,幾乎再沒力氣“出腿如風,落地砸坑”了。這換回了教官更加難聽的批評。

我猜測所有人都和我一樣感到委屈,我們確實練習得很努力,也積極開動腦筋牢記每個動作要領,但是體力限制了我們的行動。沒人敢喊報告去休息,教官這個樣子著實讓我們覺得可怖。

苦苦支撐到中午開飯,我們才拖著沉重的步伐集合,等待總教官的訓練總結。

總教官嗓門很大,音調很高,但聲音平和,說起了同平常不一樣的內容。

“同學們,今天是你們軍訓第六天,我知道你們很累,因為你們已經進入了疲勞期。這段疲勞期在昨天、今天和明天最為嚴重。你們今天上午的訓練都很吃力,并且效果不佳。一個男生,走路都是歪歪扭扭的,我問他怎么了,他說,他幾乎邁不動腿了。同學們,軍訓不是拼命,而是磨練你們的意志。你們有堅持不放棄的信念,這很好,非常值得贊賞。但是這一切都是要在保證自己身體吃得消的條件下進行的。過了這十天的軍訓,最后的匯報表演上,你們的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脫胎換骨,從嬌氣的小太陽變成有著軍人氣概的高中生,該有多自豪。同學們,你們只要撐過了這幾天,不放棄,你們就是最棒的!”

我感到鼻子泛酸,這些天忍下的委屈想在這一瞬間爆發出來。我深吸了一口氣,勉強忍住。緊接著,前排有個女生肩膀開始拼命地抖動,吸鼻子的聲音接踵而至。我又忍不住眼眶開始發熱,面前的視線蒙上一層水汽。

班主任把前面的女生帶出了隊列,一瞬間隊列里女孩子啜泣的聲音分貝越來越大。其他隊列全部去食堂了,操場就剩我們一個班。教官神情復雜,望著一群抽抽搭搭掉淚的女孩子欲言又止,從兜里掏出一包衛生紙,抽出一張給了一個女生:“別哭了。”

一包紙很快就分完了,我們相繼無言,一起走到了食堂,最后一個開飯。

下午,參加手語操表演的同學去別處集訓,沒參加手語操的同學跟著隔壁班教官訓練。隔壁班的女教官把手背過去,在我們隊列里繞著圈,一改平日燦爛的笑容,露出和張教官一樣陰郁的神情。

“不要對教官有什么成見!你們教官多好啊,你問問我給我們班的同學買過酸奶嗎?只有你們張教官會給你們買酸奶,那都是他自掏腰包的。可你們不好好訓練,還在背后嚼舌頭,這樣做合適嗎?”

張教官一下午沒有出現,我突然感到很空虛,像缺了什么。

晚飯后,路上碰到其他班的同學,于是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閑聊著向操場走去。

“你們班踢得真好!”她由衷地感嘆著。

“是嗎?”我笑了笑,其實這個感嘆我并不驚訝,“我們教官可把我們整慘了呢。”

“踢得這么好還整?”她露出驚訝的神色。

晚上再次集訓,走了幾個來回,效果仍不能讓教官滿意。

我們實在忍不住了,在總教官命令全體休息時,幾個女生先站了出來。

“我們自己加練吧!”

女生先主動放棄了休息時間,重新站好了隊。男生在原地接受班主任的調整。每個人眼中都放射著認真嚴肅的光。

因為我比他們多接受了一下午的訓練,再加上嗓門較大,于是站出來暫時當了個“方隊長”,喊著口號,投入到訓練中。

沒有人抱怨占用了休息時間。我們被涼爽的晚風輕擁,被蟋蟀的鳴聲環繞,其他方隊的人坐在原地圍觀我們的訓練,而我們則心無旁騖,心中只有一個信念:一定要把正步踢好!

休息時間結束,我們靜默在原地抬頭挺胸站著軍姿,教官此時在總教官旁邊說些什么。過了五六分鐘,教官從主席臺下來。

我們向教官申請自己喊口號,不勞煩教官費嗓子了。教官同意了。

接下來的訓練都是我們自己喊口號,練得格外起勁。老遠看見班主任指著我們的方隊讓其他班老師看,咧開嘴笑著。

時間過得飛快,沒過多久,就該集合回宿舍了。我們班又是整個操場最后一個走的。教官讓我們坐下,我們麻利整齊地正襟危坐。

他沉默了一會兒,半瞇著眼睛,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緒。我感覺有些緊張。

“以后,對教官有意見你們盡管提。今天有我的責任,我不該把火氣都撒到你們頭上,你們在疲勞期也怪累的。這里,我跟大家說聲抱歉,今天,你們其實特別棒。”

一瞬間蟋蟀都默契地停止了鳴叫。我們沉寂了幾秒,突然爆發出一陣響亮清脆的掌聲。

班主任一改昨天的嚴厲,孩子般手舞足蹈地和我們分享了他的看法。

“我任教這么多年,第一次感覺班級的榮譽不用我操心。因為你們都在主動關心集體的榮譽,想通過個人的不懈努力和集體的團結一致,最后取得班級榮譽,這是我從沒有碰到過的。軍訓是你們高中后的第一次考試,我希望你們在這次考試中能拿到最優異的成績。依今天的表現,我相信,你們一定會是全校成績最棒的班!孩子們,我為你們感到驕傲!”

旁邊又有女生紅著眼眶奮力鼓掌,喊起口號。我們在振奮與熱血中跑向宿舍。

路上,同學們如釋重負般再次說笑起來,其樂融融。我驀然覺得,我喜歡這個班級,我喜歡這個班的所有人,我為自己是這個班集體中的一員感到自豪。在那一瞬間,我終于有了從初三畢業生邁向高一新生的覺悟,我相信未來的高中生活中,有這群同學陪伴,我一定不會孤單寂寞,我的生活一定會繽紛多彩。

這里,就是我們的出發之地。

明天,你好

為期十天的軍訓生活,緊張又充實,今天是最后一天——軍訓匯報表演。本以為今天早晨不用跑操,可以晚起一點,不用再聽我那小破鬧鐘在五點零五分準時響起的《賽馬》了——事實證明我們都想多了,猜錯了。不僅沒有晚起的機會,甚至還接到通知要早起40分鐘,收拾行李,準備匯報表演完畢后直接“打道回府”。不過,一想到倒計時幾個小時就可以回家了,同學們的心情立刻愉悅起來,小曲兒滿屋。

剛剛入秋的清晨,我們下樓時夜色還將盡未盡,月亮依然高懸在空中,但東邊的天已經開始泛出淡色,勉強能看清在夜色中拖著行李箱帶著大包小包的人的輪廓。順著大流,我抱著我的行李步履蹣跚地走向集合地點,磨磨蹭蹭走走停停一陣子,好不容易到達集合地,這時,發現天一下子亮了很多。

我們順利進行了匯報表演前的最后一次彩排,又排隊去吃了最后一頓飯。從食堂走出來時,離正式表演還差約半小時。看臺上整整齊齊坐滿了家長,同學們不住地向看臺張望,試圖找到自己的父母。

操場上,大家排隊,立定,調整軍姿,等待總教官為我們發號施令。

“不緊張啊,咱班絕對是踢得最好的。”張教官悄悄地在一旁安撫我們。

閱兵開始。校長從主席臺上下來,盈盈向我們微笑、招手。她的身后是我們的總教官,他在胸前舉著一把閃亮的刺刀,款款踢著響亮的正步,神情嚴肅,我心里不由得只剩下“帥氣”二字。昨天下午突然空降來的一位“老大”,可是把我們“整慘”了,昨晚在宿舍里吐槽了半晚上這位老大的苛刻和“不講理”,就連教官都發話,讓我們踢正步時狠狠瞪著他,又有氣勢又泄憤——兩全其美!此時這位老大也敬著禮,在校長身旁走過我們的隊列,看到他端直的手勢,我驀然覺得他似乎也沒那么可恨了。

“同學們好!”

“校——長——好!”

“同學們辛苦了!”

“為——校——爭光!”

順時針依次排開的每一支隊列,聲音都無比洪亮,幾欲分不清前后。

這時我突然憶起昨天彩排時鬧出的笑話。總教官問我們:“校長說‘同學們辛苦了’應該如何回答?”居然有好些個同學不約而同地回答道:“不辛苦。”惹得全場哄堂大笑,總教官也開玩笑似的啐了我們一口:“還真不客氣啊,你們!”

最具戲劇性的是,當校長檢閱完學生隊列,走過家長的看臺時,家長們突然整齊地起立,也向校長揮起手,大聲呼喊:“校長好!”這著實讓我們驚訝了一把,全場目睹著校長興奮地舉起雙手,沖著家長們友好地揮舞著。

接下來是真正的重頭戲——分列式表演——折磨了我們十天的東西。

當一班踏著音樂的拍點齊步向主席臺走去,隔著上百米,便聽到家長們如雷貫耳的掌聲,內心升騰起一股別樣的滋味。望著眼前雄赳赳氣昂昂的隊伍,我仿佛看到了征途和未來。我們歷經磨練,為完成一場優異的演出,在父母面前告訴他們——我們已經是高中生,是青年了,很快還會成年,今后就要步入社會,走上屬于自己的人生之路。生活將我們的身心打磨得堅強有力,我們未來要走的征途和方向是星辰大海,是廣闊無垠的詩和遠方。

輪到我們表演了,大家的神經緊張起來,全神貫注地聽著教官的口令。我們撕扯著嗓子吼出出發的口號,整齊劃一地踏著音樂的步點,余光瞄著排面的整齊度,大步流星地向前邁去。走到主席臺前,只聽教官一聲令下,我們再次喊出口號,在正步踢出的一瞬間,無比默契地頓住一秒,然后再努力地將步速壓低,看齊排面,抬頭挺胸,目光堅定,“出腿如風,落地砸坑”。我們每個人都狠命地記住每一個動作要領,努力保持這些天硬是訓練出來的肌肉記憶。

“現在迎面走來的是本部高一6班的隊列。”

喇叭響起老師的介紹,我的內心一陣波瀾。

我現在是高一6班的一員。初三16班,已經遠去了。

這是我聽到這句話后唯一的念頭。

“向前——看!”

這聲口令結束,我們的隊列表演就算進入真正的尾聲了。

分列式表演,不敢說是完美的,但確是讓我們滿意的。經過十天的訓練,在這升入高中的第一次考試中,我們贏得了傲人的成績。

接下來是軍體拳表演和手語操表演。之前的彩排中,不知為何,一看到軍體拳方隊的表演,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每回都是這樣,這次也不例外。也許是被這樣的場面所震撼,被這群熱血兒郎的精忠報國之氣勢所感動,我總在這時深吸一口氣,然后再呼出一口紊亂的氣,壓制住我狂跳的心臟。

“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我突然想起曾經看到過外國人對中國軍人的評論,他們無一不是以“恐怖”來形容的。他們在恐懼中國日后不可避免的強大和中國青年人敢于擔當重任的氣魄。

隨著《國家》的旋律響起,我猛然思緒萬千。

幾天前,《國家》一曲響徹在黃昏的操場上,六百多名手語操隊員迎著夕陽燦燦的光輝,坐在深綠色的操場上,用手語侃侃而談對國、對家的愛情。其他同學在音樂與金色夕陽光照下,繼續各自的訓練。少年們做蹲起時大聲嘹亮出來的口號,似是要掩蓋音樂的聲響;聲音已十分嘶啞的教官們依然奮力扯著嗓子,強調關鍵的動作要領;……那時我們正坐在原地休息,我真真切切被這樣美好又純真的場景所深深打動。

“國是我的國,家是我的家。我愛我的國,我愛我的家。”

操場上的師生、教官都融進了夕陽無限的溫好之中,宛若是在鋪著綠色地毯的家里,其樂融融,溫馨甜蜜。

心懷天下,報效祖國。我們將是未來的政治領袖、科技精英、各行各業的領軍人物。我們懷有一顆赤子之心,正在熱血沸騰;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正在揚帆起航。

最終,我們沒能與我班的教官來一場頗具儀式感的告別。當我們正在領獎時,他跟著隊列走了,我們還不曉得他要去哪里,以為他只是要回去收拾收拾東西,等我們開完會,他就過來和我們正式道個別——我們又錯了。倉促的別離,抹不去我們對教官的深情厚誼,消磨不了這十天里的不朽記憶。

十天軍訓,同學們經歷了從初中生到高中生的蛻變,我們將在未來的三年里思索到底追求什么,為什么要追求,如何去追求。我們將碰壁,但不會退縮;我們樂于碰壁,因為嘗試與創新是我們不懈的追求。我們將時刻懷有一顆精忠報國的赤子之心,將這顆心永久帶上前往星辰大海與詩和遠方的征途,那里是我們夢想的歸宿,是民族希望的方向,我們將樂此不疲地為國家獻出青春與生命。

背起行囊,這是前往星辰大海的航行!

明天,你好!


分享:
奖多多彩票